当前位置 配资知识网 今日股市 正文

先锋系实控人张振新突然过世 记录这位互联网金融大亨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这位互联网金融大亨张振新,很突然地,于2019年10月5日突然病逝,让市场以及金融界一片哗然。死因据称是多脏器衰竭、酒精依赖、急性胰腺炎等。

作为先锋系的董事长,张振新的事件发生得太快,毕竟张振新不过48岁的风华正茂的年纪,之前他又是互联网金融界这几年最有名的风云人物。这次突然离世,给原本处于风险初期的网信集团带来更大的危机。这连带地影响着网信集团今日股市的表现。数以十万的互联网金融投资人都为这个消息揪住了心。

在张振新的近十多天里,他一直呆在英国,因为网信集团的事情,让他每天焦虑不已,于9月18日病倒,最终在10月5日无效身亡。

“先锋系”的危机早在去年下半年就初见端倪,并于三个月前全面爆发,奔走努力的张振新,最终没能等到翻盘的那天。

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霄云路28号的网信大厦,是“先锋系”众多企业的办公地址。却很难有人想到,正是网信这枚版图中的重要棋子,造成了张振新生命中的最大危机。

今年7月初,有媒体报道,“先锋系”旗下P2P网贷平台网信普惠拟良性退出网贷业务。随后,网信集团公众号文章证实了平台资金端出现逾期的消息。

野马财经得知,“良性退出”的消息其实只是一个乌龙,是在内部讨论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时的误发。然而覆水难收,在行业式微的大背景下,消息甫一流出,随即引发大规模提现,多米诺骨牌连环倒下,张振新和“先锋系”唯有苦苦支撑。

7月16日,张振新在与某高管的对话中表示:“天道酬勤,再拼一把。”一周后,他发布内部邮件称,在这个夏天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和危机。在对广大投资者感到深深歉意的同时,希望用最短时间扭转当下的不利局面。他表示,实体经济的下行使得资产端的资产质量出现了严重下滑,抵押品价值缩水,处置难度增大;同时遭遇了一些恶意逃废债的企业和个人。

网信普惠官网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平台借贷余额为58.95亿元,出借人达14.23万人。如果算上其他平台,以及旗下私募基金,这一数字无疑更高。

8月13日,网信曾举办首场用户见面会,张振新并未出席。先锋集团CEO张利群表示,集团董事长张振新一直在海外处理事情,事实上他一直在主持全面工作,和团队每天都至少早晚有两次视频电话会议。张利群称,“董事长愿意通过他向用户传达自己将对网信负责到底的态度,不会逃避自己该承担的责任”。

野马财经了解到,张振新夫妇以及他弟弟已经为公司的业务签署了多个个人无限连带责任文件,总金额数十亿元。他的父亲和两个哥哥都在公司购买了多个理财产品。

回顾其商业历程,单纯的善恶评价并无意义,满盘皆输,或许只是一招不慎。张振新极少在公众场合出现,很多人直到危机爆发才得以一窥“先锋系”的庞大。

诸多媒体的报道中,从2003年张振新创立“联合担保集团”开始,十六年来,“先锋系”通过收购及申请拿下了银行、证券、基金,以及担保、租赁、保理、支付、征信、互联网小贷等近乎全金融牌照,能量巨大,资产规模更是高达3000亿元。只不过,这是一种误读。

张振新的一位校友曾评价,张振新所涉及的都是一些金融业边边角角的业务,赚取微薄的服务费,如融资租赁、货币兑换和第三方支付牌照,非常值钱的牌照如信托和保险并不在其手中。

仔细来看,通过旗下弘达资本,先锋集团一度参股了海通证券、长江证券、中泰证券、光大银行、青岛银行等市场知名的金融机构。但应该注意的是,弘达资本只是一个私募投资平台,上述投资基本都是财务投资,占股比例较少,其中如光大银行、海通证券、长江证券等实际上也已完成了退出。

在银、证、保、信四大核心金融行业,“先锋系”真正拿得出手的,应该只有网信证券。2018年中,危机尚未出现时,“先锋系”旗下的中新控股(8207.HK)、弘达金融控股(1822.HK)、平安证券集团(0231.HK)三家上市公司,合计市值不过约240亿元人民币,目前更是只剩约17亿元人民币。

与能通过各种途径隐秘控制一家中型银行89%股权,挪用超千亿元存款;或者位列数十家上市国企大股东行列的真正资本大鳄相比,远不是一个量级。

按照“先锋系”一位核心人士的口径,公司目前手握包括各项金融牌照在内的资产合计超200亿元,但由于都并非十分稀缺的核心牌照,且大多数资产和牌照都涉及到抵押和冻结,再加上整体市场环境的走弱,有价无市,处理缓慢。

2017年10月,另一位民营资本系族代表人物——“万向系”灵魂人物鲁冠球离世,但是扎根于实业的万向系,传承给了继任者鲁伟鼎一个营收破千亿的庞大商业帝国。

其人性格内向,说话声音很小,不喜欢或者说不擅长在众多人面前讲话,没有人见过他夸夸其谈高谈阔论,在内部会议上讲话也都是言简意赅。多年共事的人评价他是从来不发脾气,没有见过他大声批评谁。

“先锋系”发展的前15年时间里,张振新从来没有炒过任何人,个别从外部挖来的高管,试用期觉得不合适后,他都是指示给安排其他工作岗位,再给人家一个机会,认为“是我们找人家来的,不一定真的不行,也许是还没适应,让人家这么走了是我们不负责任”。

宽于待人的同时,是严于律己。张振新每天大约16个小时都在工作状态,工作群中经常看到他夜里12点发言,早上6点多又在发言,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

2013年先锋金融成立十周年讲话上,他引用了《近思录》中的一段话:“尧夫解「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玉者,温润之物,若将两块玉来相磨,必磨不成。须是得他个粗砺底物,方磨得出。譬如君子与小人处,为小人侵陵,则修省畏避,动心忍性,增益豫防。如此便道理出来。”

只是最终,他没有熬过最困难的一次“磨砺”。

张振新出生于1971年,是内蒙通辽人,蒙古族,毕业于东北财经大学,拥有经济学硕士学位。

1994年,年仅23岁的张振新出任上海万国证券大连营业部总经理一职。6年后,张振新从大连出发,成立大连网信创业投资有限公司,2003年8月成立大连联合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为先锋集团前身,也是我国第一批出现的民营背景担保公司。成立后的三年时间,大连联合信用担保累计实现担保额近30亿元,累计实现收入7600万元。

和“先锋”这个名字一样,张振新的战略眼光一直非常“超前”。世纪之初,由于运作形式的新颖,以及发展初期的野蛮生长,主流声音对刚刚兴起的担保行业充满了担忧和不信任。张振新则坚信担保行业远未过热,只是“担保资产组合应遵循’风险分散’的原则,甚至还可以采取跨区域经营的风险分散方式来化解风险”。随后他开始进行逆势扩张,触角从环渤海延伸到京津,实现了又一次飞跃式发展。

2006年初,大连市信用担保协会第一届理事会领导成员出炉,时任大连联合创业担保有限公司董事长的张振新当选副会长。同年,张振新开始计划集团化运作,并准备涉足拍卖行、典当行、贷款公司、风险投资公司、产业基金、外币兑换等上下游市场。

2008年底,大连联合信用担保成立辽宁、天津、大连、宁波4家子公司;8月公司正式更名为“联合创业集团有限公司”;2009年北京子公司成立,并确立了大连、北京双总部的发展模式。

适逢金融危机爆发,张振新也很快将“风险分散”的理念贯彻到投资布局中去,开始转型金融创新,进军黄金金融、航空金融和汽车金融等多个板块。2012年底,智慧金融和互联网金融成为了先锋集团新的愿景,这两个词在当时的社会还有些陌生。转眼2013年,所谓的“互联网金融元年”来临。

网贷之家数据显示,2014年底,P2P平台数量从2014年初的800家飙升至1575家,同时还有128家众筹平台横空出世,而国内最早的众筹网站之一众筹网正是网信集团旗下。

2014年至2018年上半年,也是“先锋系”发展速度最快,落子最为频繁的几年。期间,张振新先后完成了对中新控股、弘达金融控股、平安证券集团三家港股上市公司的控制,“先锋系”员工总数突破两万人。

具体而言,出行行业,宜租集团实现车队规模超过一万五千辆,限牌城市牌照一万多张,业务覆盖国内三百多个城市;汇兑领域,拥有外币现钞兑换牌照的联合货币正式在新三板挂牌交易;科技金融版块,网信集团更是完成了三轮融资,其中不乏中信资本、建银国际、三山资本、信中利以及牛根生等顶级投资机构及个人。

这几年里,网信还受邀出席了众多全球知名的盛会,包括:世界互联网大会、G20峰会、“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等。达沃斯和APEC会议上也有先锋相关机构的代表。网信也是中国互金协会常务副理事长单位,北京互金协会常务副会单位。出席中英互联网圆桌会议时,网信集团CEO盛佳表示:“互联网金融是中国的机会也是世界的机会”。

实际上,早在2005年底,张振新便定下了“建立一个全功能的中小企业融资平台”的愿景和“先成为担保行业领军者,然后努力成为领导者”的目标。这与七八年后互联网金融的兴起不谋而合,“先锋系”的发展轨迹也是遵此进行。

眼光独到的张振新,似乎再一次享受到了时代的红利。

只是,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盛景之下,危机四伏。

2017年7月,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拉响了互联网金融公司们的“警钟”。强化金融监管将成为主旋律,校园贷、现金贷等暴利业务被叫停,P2P公司数量锐减。

体量庞大的先锋,转折点来的稍晚一些。

2018年下半年开始,随着市场环境恶化,资产端质量下降严重,“先锋系”很多网贷产品都出现状况,平台一直在保持刚性兑付。7月4日之前,一直为零逾期,仅2018年全年到期兑付额度就超过100亿元。7月4日以来,网信普总计兑付2.78亿元,网信总计兑付6170万元。两平台合计兑付约3.4亿元。

按照张振新的预计,虽然保持刚兑会使得集团现金流一直处于净流出状态,但能够换来时间,通过处置资产的方式弥补缺口,“3、5年的时间,应该就扭转过来了”。

然而,随着2019年7月4号“良性退出”言论曝出,这一理论上的时间已经不复存在。

一方面,借款人听到消息集中提现,加速了资金流的枯竭;另一方面,借款端观望和逃废债的现象迅速增多,很多借款企业偷偷注销,资金回笼愈加困难;公司内部亦军心动摇,大量员工离职、部分高管不知所踪,各项工作陷入停滞,北京霄云路上的网信大厦也不时有投资者造访维权。如此种种,又导致公司值钱的资产被抵押扣押或诉讼冻结,难以变卖偿债,陷入恶性循环。

祸不单行,互金遭遇危机的同时,“先锋系”其他多个条线也遭遇败绩。

先是出现重大投资失误。2017年收购平安证券,2018年8月20亿元入股绿城中国、主导并购香港人寿,要么以失败告终,要么出现巨亏;2018年下半年收购比特币、交易所、矿机、矿场的选择同样损失惨重。这些投资估计亏损上百亿元。

其次,由于扩张脚步过快,经营管理出现纰漏,网信证券、先锋支付两大持有集团最优质金融牌照的企业相继陷入危机。

辛苦遭逢十六载,如今落得如此境地。2018年下半年开始,张振新一直在进行瘦身转型,关闭不盈利企业,清退若干高管,并不断寻求外部机构的支援,努力和各个机构谈合作,包括央企国企、资产管理公司的合作支持,甚至开始转让个人的收藏品、艺术品。

用他的话来说,“公司和我自己的任何财产和牌照都可以转让,只要能换回现金流”。 但正如前文所述,目前国内外市场环境下,“先锋系”的资产并不好卖,张振新的努力,几无成效。

生命的最后十几天,从不抽烟、不酗酒的张振新开始大量抽烟饮酒,但重压之下,如此种种只能加速透支他的生命……

野马财经感受到,提及张振新,和他打过交道的人态度不一。毁之者觉得,“先锋系”的业务过于空心化、缺乏实业支撑,盈利能力和造血功能遇到经济下行风险巨大;誉之者认为,张称得上一位金融奇才,诸多战略都富有前瞻性,是科技金融领域的先行者,只可惜,市场环境的变换,无论是谁,终究无法胜天半子。

张振新离世后,目前“先锋系”主要由先锋集团CEO张利群、网信集团负责人李焕香、先锋集团执行董事刘平继续主持工作。但由于不少与之三人平级或者工作没有交集的高管已经辞职、失联、甚至可能“跑路”,在缺乏总负责人的情况下,资产梳理、处置工作的推进,将更加艰难。

改革开放的这四十年里,每次变革都会催生一大批懂得抓住机会的人,张振新不是第一个,自然也不是最后一个,近几十年来,大大小小的金融集团出现,还有通过股市进行各种操纵的资金系族,但随着每次宏观经济的调整,总有一些公司落马,这就像长江的波浪一般,后浪总会把前浪打在沙滩上。总之,张振新的突然离去,也意味着先锋系这一资本时代过去了。

股票配资基本知识请参考:配资知识

靠谱股票配资平台请参考:股票配资平台

全国各地各大股票配资公司请参考:配资公司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配资知识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顶部